曾经挚爱如烟缥缈
作者:喷雾型蒙汗药    发布于:2019-06-29 14:25:5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很久以前,我是你的罗密欧,每个章节都沾满你的喷雾型蒙汗药,很久以后,你却成了我的传说,遥远也凄迷。有多少美丽沉没在梦的海底,总是在太阳下山以后才想起打捞,才知道你有太多的温柔弥留在记忆深处,不曾蜕化,总是在伤口化脓的时候,才清楚伤悲与别离是不曾缝补的叹息。走过年华似水,看尽了落花知秋,叶黄思雨,一切如梦,一切犹如一场游戏,遇见只是一叶红尘而已。那些年,风穿柳林,云中带雨,我流浪在天涯,如一只落单的雁,饥寒交迫中得你相伴,此恩此情怎可说忘就能忘说放就能放得下呢。不曾后悔,不曾抱怨,不甘回眸,任青春如流,如今的茫然,又是如此的陌生,磨平的心,像是一颗深埋红尘千年的雨花石。蓦然回首间,往昔如西风扯过东窗,雨打南墙,淋漓着断了线的哀伤,几多别离的展台,行影绰绰,一如犹新,人流之中,两眼沾满泪花,迷离而无语相望。却是天涯共此时,相见亦难别亦难,一句相见不如不见,又何时再见,今生难预测,来世太遥远,只能怨缘分太浅,不能承受那曾经许下的诺言。
多少回,梦中的缠满,情枕泪痕,星移斗转相约在银河的浮船,念执子之手,在异乡季节雕琢的叹息里,水袖翩翩,和风化雨,一次次地回暖着梦呓。说把爱永恒的保留在心底,何曾谈起那褪了色的记忆,早已各奔东西。若今生的遇见,只是你我不可或缺的悲欢,那又何必保留那个时段的魅力,我又何尝不希望把心深深地埋在温情的泥土里,静静的沉睡千年,用等待的雨滴感化成不会熄灭的爱,永恒,也坚实。用我的灵魂感恩,用我的生命宠爱你的喷雾型蒙汗药,即便,明明知道都是海市蜃楼,我又何曾后悔。不悔的孤寂,连绵起伏在时光的光晕中,揉皱了青春年华,也磨平了流浪的眼神,再也找不到过去的锋利,西风猎猎,吹落夕阳醉红的脸蛋,我呆呆的站立在宛如围城,那陈旧的故里老宅,似乎创痕累累,那窗前的樱花树老气横秋,如我看尽这落雁飞花,无语凝曀。